首页 » 优秀团队 » 教练风采

《谢侠逊与周本根的忘年交》——节选自上海交大出版社即将出版的《盈盈一水——国际象棋教练的风采》一书

复旦大学周本根教授从事的微电子研究似与国际象棋浑身不搭界,但他成长过程中又时时离不开国际象棋,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要从周本根小时候说起,他好有福气,他家及附近如西成里、普庆里、永裕里住有很多名人,如棋王谢侠逊、金石家钱君匋、书画家张大壮、书法家田桓……均住在这里,氛围极好,他们留下的点点滴滴,都影响着周本根的成长。

少时的周本根顽皮而聪颖,1961年在比乐中学读初中的他,在学校数学比赛中一举夺冠,学校见他有才便荐他到上海棋院国际象棋少年集训队学国际象棋。谁料学了才不到半年的周本根上海市少年比赛中过五关斩六将,连胜六局,这一“壮举”马上引起当时裁判长谢侠逊的重视。谢侠逊是中国象棋运动的开拓者,也是中国国际象棋的先驱者,人称他为“百岁棋王”,他与周恩来总理、陈毅市长对过奕,留下了不少佳话。谢侠逊发现周本根这棵国际象棋的苗子便托人打听他的情况,从表格中谢侠逊发现周本根与他住得很近,一个里委的,故而倍加亲切。兴趣甚浓的谢侠逊在一次比赛结束后的秋天夜晚特约周本根一同步行回家。从当时比赛场地人民广场边的上海市体育宫至西成里也有好长一段路了,他们漫步在皎洁的月光下,没有车水马龙,也没有灯红酒绿的境地,但这一老一小谈的颇甚欢畅,谢老问周本根:“你几岁了?”“我15岁,”谢老说:“我比你小一岁。”周本根望着头发花白、腰背依然坚挺的老人大惑不解。谢老见他天真的样子笑着说:“人生一个甲子为60年,过了60岁以前的东西就翻过去了,我减去了一个甲子,只有14岁,不是只比你小了一岁了吗?”从此,谢侠逊与周本根便成了忘年交。在棋艺上,谢老对周本根指点有余;在生活上,周本根搀扶谢老有加,一老一小同进同出棋坛场所,一时成为棋坛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谢侠逊棋坛人缘极好,人们常对谢老开玩笑地说:“谢老你耳朵内装有开关。”凡人家讲谢老坏话时,他是一概都听不见的,而讲他好话,表扬他时,他会立马抱拳作揖,言之响亮地回答:“多谢!承蒙夸奖。”周本根说:“谢老还有一最大的优点,那就是人前人后从不背后议论别人,对别人的对局,他是说好为多,鼓励为主。这一点对我来说是得益匪浅的。”

 

“中国棋王”谢侠逊,生前曾任曾任中国象棋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棋类协会副主任和上海市文史馆馆员

谢侠逊晚年住在女儿家,虽说是闹市区,但住房的面积不大,三层楼上再搭上个三层阁,谢侠逊就住在三层阁上。他每天爬上爬下也较吃力,但他愿意。他曾对周本根说:“我儿子家较大,条件好,他也很有孝心,每每叫我去我就是不去。女儿家虽挤,却别有滋味在心头,因为它离文史馆很近,我是文史馆馆员,那里有我很多的朋友,书友、画友、棋友,还有文史哲的老友,大家见上面聊今谈昔,好不开心。”确实,从西成里到思南路文史馆不算远,步行不到2里路便可到。

谢侠逊待人和气,毫无名人架子,然在家里脾气很怪:他不让三个小外甥到他的三层阁楼上去玩耍,而周本根却是个例外。有时周本根随他爬上阁楼,才发现阁楼上堆放的均是他写的棋谱,有《南洋象棋谱》、《国耻纪念象棋新谱》、《象棋谱大全》、《象棋指南》、《象棋初步》,还有与丹麦查理士·葛麟瑞合作的300余残局的英文出版书籍,这些书有的是手稿,有的已出版。周本根一下子明白了谢老不让小外甥上阁楼的原因了。

周本根在谢老的指导下,国际象棋棋艺进步飞快,有关方面也有意培养他进专业队,迎接全国比赛。岂料,天有不测之风云,正在兴头上的周本根被浇了一桶冷水,政审没通过,被淘汰了。年小的周本根百思不得其解。谢侠逊却反复地劝他:“好好读书吧,考大学也是一条很好的出路。”也许谢侠逊早已心知肚明,只是不能言明而已。不久,周本根也渐渐明白,尽管他是班级团支部书记、校三好学生,但家庭社会关系复杂,通不过政审,扼杀了他走国际象棋的康庄大道。

显然棋路已断,周本根带着极为复杂与难过的心情进入了上海师院附中读高中。在阶级斗争为纲的那个年代,周本根自然当不了团支部书记,但生性活跃的周本根不忘棋心,他组织了学校象棋小组,带出了棋迷同学,其中有张神勇。当时师弟戚惊萱进入上海队,而上海国际象棋三大高手,当时也是全国名列前茅的徐天利、黄鑫斋、许宏顺是他的老师,他们保持着良好关系,周本根也就经常带着学弟们到吴兴路一座小洋房内向上海棋队的老师们学习,大家乐在其中,也就英雄不问出身了。

“文革”开始,,本好动的周本根参与了全国性的“革命大串联”,他随红卫兵赴京接受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接见,他借“串联”之机,乘着免费的列车,吃着免费的饭菜“周游列国”了一下。在“串联”中,他结识了云南省原第一书记昆明部队第一政委闫红彦上将的女儿罗安莲。闫红彦因不满“文革”造反,受“四人帮”迫害而开枪自杀身亡。在那个年代,作为走资派、反革命家族的狗崽子是状告无门的。为此,她恳请周本根把为阎红彦鸣冤的信转交周总理。不知天高地厚的周本根竟然答应并想尽办法转此信。周总理收到了此信,将阎夫人及家人接到北京保护性的居住。时隔多年,在“清查五一六分子运动”中,已在上海工厂安然上班的周本根却突然被上级有关部门执行了隔离审查,要他交代怎么将信转上去的。直至1971年,林彪“九一三”事件发生,周本根才被释放回原单位。此时的周本根却被悬了起来:单位既不把他当作革命群众,也不把他看作坏人,任其逍遥,周本根内心空落落的,也不知所措。1973年初,长宁区正想发展国际象棋项目,独缺教练,当时长宁区象棋教练许烈勋听人介绍找到了周本根,周本根浑身精力想发泄,一拍即合,于是业余义务兼职担纲起了长宁区国际象棋队的教练,他极尽全力、一股脑儿地投入到国际象棋教学之中。在短短的三、四年中,他将一个一无所有的团队带出了一个上海市男子成年组团体冠军及一个上海市女子少年组团体冠军(当时没有女子成年组的),且不少队员在个人比赛中也获得了好的成绩,名列前茅。这几场“战役”打下来,周本根颇有扬眉吐气之感。

1977年,教育的春天来临,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周本根凭借着他的实力,高考总分在上海名列前茅,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上海复旦大学物理系,他身上无影的桎梏随着“改革”的推进也渐渐被砸散。在复旦大学,尽管他比入榜的大学生年龄偏大些,但他仍充满着活力,他在复旦大学成立了棋艺协会,由他出面请来了复旦大学副校长蔡祖泉及他的恩师,时已94岁高龄的棋王谢侠逊任名誉会长。上海棋队的全体队员倾巢出动,前来祝贺,热闹非凡,令人刮目。周本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两位名誉会长对弈的情景:两人相向对棋而坐,围者如潮不作声。棋上虽无清幽淡雅之意,但棋外也不乏禅意:谢侠逊笑着对蔡祖泉说:“吾弟子本根,一生与命运对弈,最终,他战胜了命运,可喜可贺。” 蔡祖泉静静地道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学子周本根来到我校读书,是我校的福份……”正可谓棋子声内识苦心。成立会上,谢老还奉上了祝贺信:敬贺复旦大学创设全国第一个院校级别棋艺协会成立大会纪念 谢侠逊 时年九十四。

 

 

  谢侠逊常对人说:“国际象棋,我一生只有钟应先、黄鑫斋、周本根三个弟子,其中属本根悟性最好,也是最懂我心的一个。” 谢侠逊年轻时应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棋会之邀,出访过东南亚,他以棋为友,转辗鏖战,所向无敌。“七·七”事变之后,当日本鬼子大举侵华之时,谢侠逊毅然只身出访东南亚,他以弈棋形式宣传抗日,他通过义赛动员侨胞,为祖国捐款,抗日救国。到了晚年,谢侠逊平时一直对周本根说:“我得去趟南洋(东南亚),一来怀旧探友,二来以棋还情。可解放后,我一直没有机会。”周本根对我说:“谢老临终之前,他还在我耳边叨叨着说,‘我要去趟南洋……’甚是悲切。”今年是谢老逝世30周年,有时,我常对着他给我夫妻结婚时写的“吴头楚尾”墨宝发呆,格外思念。周本根说:“吴头楚尾,他指我是上海人,吴地之属,我爱人家住湖南,楚地人氏,人杰地灵的才子配千里清秋的佳人,良缘同结,夫唱妇随。当然还有‘吴头楚尾三千里’,希望我们像史可法一样效忠祖国,谢老虽古,但他的精神永在我心中,我会继承他的事业,再作辉煌的。”

如今退休了的周本根还是不忘棋心,他同张神勇、丁伯良成立了小世界俱乐部老教授指导团。他们常与小棋手们下车轮指导对局,他们又以“大手拉小手,我与大师面对面”的方法走进各省市学校,进行交流讲课,为推广普及国际象棋再作贡献。他们的举手投足也深得相关领导及家长的赞同。他们正是活到老,学到老,贡献到老。

 

 

(小世界国际象棋元老团里的五位老弟兄,因国际象棋而结缘,友情延续半个多世纪。由左至右分别是:张神勇、丁伯良、戚惊萱、周本根、张伟达)

 

2016年5月,周本根教授(左八)参加小世界元老团“中山-珠海-澳门-肇庆”行。)

 

2016年6月,周本根教授(左三)参加小世界国际象棋教授后援团在浙江慈溪指导)

 

 

2016年9月,小世界棋艺俱乐部举办林峰大师欢迎会,从左至右分别为:理事长朱良潮、交通大学教授陈德昌、林峰大师、复旦大学教授周本根、美籍华裔作家常鼐)

2016年9月,长兴少年宫邀请小世界棋艺俱乐部开展“大手拉小手、我与大师面对面”活动,国际象棋教授后援团前往指导。周本根教授立照片中左三)

 

(周本根教授辅导长兴少年宫小棋手)

 

(周本根教授辅导上海市第二中学的国际象棋特长生)

 

2016年10月周本根教授参加小世界棋艺俱乐部二十周年庆典活动,小世界老教授后援团与女子团体世界冠军成员、女子特级大师居文君合影留念,左一为周本根)

 

(周本根教授为小世界棋艺俱乐部二十周年庆典活动题词“祝小世界进入发展期,进一步壮大!”)

 

 注:小世界棋艺俱乐部特邀著名作家、《海上文坛》主编王晓君先生主笔《盈盈一水-国际象棋教练的风采》一书,将带您走近我国100位知名国际象棋教练,为您展现中国当代棋坛风云。此书即将由上海交大出版社印刷出版,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