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秀团队 » 教练风采

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比赛国际象棋上海赛区选拔赛成功举办,业余棋手展现智慧城市实力

 

 作者:张晓露特约 

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比赛国际象棋上海赛区选拔赛,于56日在闵行区罗阳小学举行,快棋男子业余、女子业余和中老年业余组三个组别进行了多轮选拔,最终庞博、毛瀛舟和朱良潮分别夺得小组第一,将代表上海出战全运会决赛阶段的比赛。

天津全运会增设群众比赛项目,是革新中国体育竞技观念的创举,这次国象选拔,吸引了大量“绿林好汉”,东华大学退休教授张神勇就是其中之一,他曾先后夺得过黑龙江省和上海市的国象冠军,但却是不折不扣的草根英雄,这次选拔他没有入选,却积极参与乐在其中,在他身上充分展现了智慧城市上海雄厚的群众基础,也展现了“全运惠民,健康中国”的理念。

   

下一手棋要等十天

张神勇1951年生于上海,直到上初中前并没有接触过国际象棋,但象棋下得不错,初中时学校高中部一个叫周本根的学长突然来问:“你们谁下棋下得好?”当时作为高中生的周本根已经拿过市级比赛冠军,急于扩大战果,“就这样,我跟着学长学棋,他进过市队集训,就这样常带我们到市队去,当时队里有‘双枪将’徐天利等元老,戚惊萱等则算是年轻的。”经过“临阵磨枪”,张神勇居然也能跟着周本根他们去参加中学生比赛了……然而这样的快乐随着十年浩劫的到来戛然而止。“周本根运气好留沪了,我和另一个棋友丁伯良都‘上山下乡’去了黑龙江。”在极端低温条件下战天斗地倒并没有磨掉张神勇的意志,只是自己喜爱的国际象棋无法延续大伤脑筋,最后想出一个办法,举办“通讯赛”,“所谓‘通讯赛’,就是用写信的方式,下完一步棋寄给对方,我同时和黑龙江的丁伯良、上海的周本根‘保持通信’,下一步棋可能要等上个把星期10来天,有的还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下文了,成为了‘没有下完的棋’。”他们也很聪明,每封信都包含12盘对局,虽然只是应对一手,但也有12次“快乐”可以分享。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国象陪他们度过了最艰难的青春岁月。“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因为某些原因国际象棋开始‘解冻’,黑龙江受到影响晚一些,差不多1977年,黑龙江举行了全省国象比赛,我夺得了冠军,当然那次专业棋手都没参赛。”

一年之后,高考的春风吹到了白山黑土,张神勇考上了华师大回到了上海,周本根则考上了复旦,1981年他们都分别代表各自的大学参加上海市比赛,“我又一次荣幸地拿了第一,这次专业棋手好像也没参赛,或许有个别参赛,但是不计成绩和名次。”更让张神勇高兴的是,一次假期他去西安探亲,和在西北农大留校的丁伯良联系上了,两人相伴游华山,半夜借宿道庵,晚上寒冷难眠,两人想起那几盘“没有下完的棋”,竟然凭空下盲棋,把遗憾一一弥补了!

    

就是两个字:喜欢

国际象棋对于张神勇他们来说就意味着两个字:喜欢。虽然没受过专业训练,也没成为专业棋手,但对国象的喜欢给他们人生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在艰苦的知青岁月,国象给与他们乐观和大局理念,他们三人先后都当上大学教授,桃李满天下也与此不无关系。“大学毕业后因为工作、搬家等原因,我和其他两个棋友一度失去了联系,也和国象暂别。后来搬完新家后一次去银行存钱,居然遇到了周本根,一问,他也搬到我新家附近,而且他和国象界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联系,就这样把我拉回队伍了。”退休之后,上海小世界俱乐部理事长,也是张神勇昔日棋友之一的朱良潮盛情邀请张教授参加小世界活动,并请他去一些学校给孩子们上国象启蒙课,“开始因为怕安排不出固定时间,一直推脱,后来活动参加多了,感觉很有意思,现在也常去文来中学帮帮忙。我觉得过去我们学国象只有两个字:喜欢。但有一段时间学国象都不是孩子自己喜欢,而是家长逼的,是有功利性的,我觉得不喜欢国象是下不好的。而且国象的意义并不在于你拿什么成绩,有多少加分,重要的是对孩子的智力、思维、性格培养作用更大。像我没受过专业训练,但是国象对我的一生起到很大的作用。小世界和我有同感的教练、棋友很多,有这样的理念,才让我们的教育普及工作一直挺兴旺。”

很遗憾,张教授参加全运会预选赛仅列第八,不过他也很高兴:25分钟的快棋对于我来说太紧张了,不过能参与全运会群众项目,够开心的了。我祝朱良潮他们决赛好运!”